这不是心血来潮,这不是肤浅的爱恨,这不是狗仔的唯恐天下不乱……在一个盛极一时的红魔王朝到了她重生的临界点时,我们善意地呼吁:请把曼联打倒了,先!

为什么要打倒曼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曼联今日藏身于红色之中的只是妖,它让昔日“红魔”成了秋日中人见人欺的甲壳虫,经不起风霜雪雨的考验;它让“红魔”堕落到只能拿德比、南安普顿等“村级干部”垫背的份儿。老特拉福德为红色而存活,它比桃红色的温布利更懂得红色的真相。有幸的是它没有被拆迁,遗憾的是如今它所见证的是一段污七八糟的腥红,有种生不如死的痛楚。即便曼联从现在开始回光返照拿下本赛季的大满贯,老特拉福德依然没有骄傲的资本。王者的容貌可以装扮,王者的气度却不能够模拟,今日之曼联王气何在?!

为什么要打倒曼联?我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1999年三冠加于一身的曼联与今日曼联之真伪。弗格森不是唐三藏,他没有看过《真假美猴王》,否则可以逼他在于心不忍之下叨念紧箍咒,把真正的“大师兄”给找出来。其实爵爷是装痴卖傻,他与唐僧的菩提心境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界面。爵爷知道1999年那座险恶的巅峰再也爬不上去,今年又是他的离退休期限,所以他索性搞点“希望工程”或曰“生物实验”,从4411一路玩到442又玩回4411……曼联没有线年的曼联在踢球,今天的曼联在遛公园。

为什么要打倒曼联?我不能知道。我们关键不能知道弗爵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找借口赶走斯塔姆,又贱卖掉谢林汉姆、科尔等“三冠王”骨干,与斯科尔斯发生对骂,最近甚至连贝克汉姆也只能坐在冷板凳上熬时间。老狐狸迷上了人事斗争,这是聪明大半生的他一次罕见的糊涂。打倒曼联的根源在于打倒弗格森,《太阳报》在本赛季之初作展望时的主标题就叫《干掉弗格森》。自英超创办后,弗格森为曼联带来了七座冠军奖杯,好像“七”总是个不大吉祥的数字,感情生活中恐惧七年之痒,现实生活中大不列颠的陆地已经被曼联的七座奖杯压得几近沉陷。英超要想获得质的飞跃,打倒曼联的地位是必要的前提条件。

为什么要打倒曼联?我可以知道。情浓容易思变,爱深容易滋恨。“曼联情结”的存在是无人可以肆意辩驳的,你可曾听到有人叫嚣过:打倒阿森纳或打倒德比郡?前者气量不够,后者根本不配。简而言之在英伦打倒除曼联以外的任何一支球队都易如反掌,所以被“喊打”的曼联是幸运的,逆向思维告诉我们,曼联将长久地支撑我们的精神,他所代表的是大英帝国足球的最高文明。

为什么要打倒曼联?我等着知道———一支被感性呼吁打倒的球队最终依靠理智没有被打倒,那么这支不倒的曼联将是又一次伟大历程的起点。

我觉得曼联的后防问题是暴露得最明显的,上周日的足总杯比赛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布兰克达不到球迷想要的水平,所以如何引进高水品后卫是现在的燃眉之急。———爱情肥皂剧(摘自“曼联中文网”)

曼联的防守这个赛季捅漏子创了纪录,31个失球几乎包括所有你能想象到的失误。攻强守弱并不影响卫冕,但一再经历一些完全可以避免的失球,那就不能怪别人不给面子。曼联从来都不是过分强调防守的球队,弗格森的指导思想向来是进攻,进攻,再进攻!以更强的火力压倒对方直至胜利。这是原则问题,不必讨论,况且球队本赛季的表现也正是如此。

但坚固的防守又从来是笑到最后的本钱,现在英超排名前列的几支球队无一不是失球数排倒数。曼联想解决这个两难命题,就得要求中场球员甚至前锋在防守时给予足够的支援,具体落实到人就是基恩或维隆的补位。可惜,基恩受膝盖旧伤困扰,总在紧要关头慢人半拍,导致卫线的前沿“真空”不断,压力空前。

许多人批评布兰克速度慢,这不假,但考虑到斯塔姆手术之后也没有过去快,布兰克不过是因为从来没快过而显得更加“蜗牛”。想想当年的巴雷西,他老人家的速度也不咋的,但就能把一条后防线调理得如皮筋一样收放自如,由此可见速度并不是唯一的标准,资深的中卫如何指挥防守才是要旨。布兰克才来了多久?如果不选他,还有哪些人够秤被老特拉福德相中且又名花无主呢?没有吧!

所以说到底,曼联的防守问题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虽然俱乐部最近放出话来要买尤文图斯的图多尔或者瓦伦西亚的阿亚拉,但是成功的可能都近乎于零,到头来爵爷还得依靠现有的人马。不过,小将布朗和老枪约翰森距离伤愈仍然遥遥无期,越俎代庖的加里·内维尔还要与布兰克在中路支撑一阵。现在曼联两边守闸的是同样爱出事的西尔维斯特和菲尔·内维尔,剩下的替补比他们还缺乏经验,如何能让人放心?

最后不能不提光头门将巴夫茨,这个法国佬最近发挥的确越来越好,但是谁又能轻易原谅他在赛季初犯下的几次致命失误?或许他在老特拉福德最适合的角色还是一个小丑,想他成为舒梅切尔那样的门神简直荒谬至极。弗格森坚持让巴夫茨首发自然有他的考虑,巴夫茨发挥正常的时候也确实能为球队增加取胜的砝码,但是法国人始终是红魔家门口的一颗定时重磅炸弹。

在我的心中,弗格森是一个伟大的甚至是完美的教练,但从人性化的角度来讲,他却是一个有着深深缺陷的人。说“阴险”确实是苛刻了点,但“人精”有时更多地是被当作了“神经”。说弗格森急功近利,倒确实是事实。但别忘记了弗格森在曼联还有多少时间,不要忘了人类自身心魔的阻碍……谁能给我,或者说给爵爷一个不急的理由?——萧拉多纳(摘自“曼联中文网”)

曼联近10年的声望由弗格森而起,在爵爷即将退休的最后一年里,他却只能看着自己一手带起来的球队一步步走向深渊。有关曼联的种种非议其实也就是对爵爷的质疑,比如突然间改革阵型战术,再比如闲置如日中天的小贝而死用屡屡失误的巴夫茨,难道爵爷真的老糊涂了?

解这个多元方程,需要先澄清爵爷的去留问题。本赛季开始后,关于其接班人的种种猜测不绝于耳,一会儿传凯尔特人的奥尼尔,一会儿是拜仁的希斯菲尔德,埃里克森、奥利莱、范加尔,甚至连麦克拉伦都上了非官方的候选人名单。无奈曼联高层口风极紧,丝毫看不出端倪。

但在负于西汉姆之后(本赛季最黑暗的一刻,酒鬼贝斯特也跳出来指手画脚),弗格森却突然松口了,他暗示不排除最后改变主意的可能:“……你永远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句话,但分量之重不失千钧。是什么促使他改变了主意?

最可能的猜测是,弗格森退休的初衷是真,但因割舍不下暂缓退休也不假。爵爷希望以平纪录的四连冠或者再拿一次欧洲冠军来为自己送行,但眼看曼联内战外战都溃不成军,接班人迟迟不能浮出水面,再带一个赛季绝对顺理成章。在基恩续约后,贝克汉姆在老特拉福德的前途仍未敲定,既要让小贝留得顺心,又要让董事会不致“血流如注”,弗格森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不可替代。

既然全世界都想他留下,奈何硬要拂袖而去呢?当年为利物浦奠定不二基业的尚克利于1981年辞世,其遗孀曾言尚克利早在7年前践诺隐退时,心已随足球而去,其后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弗格森和尚克利一样,毕生心血都奉献给了足球,要他抛开眼前的一切,不是要他的命么?曼联执行总裁肯扬一再向传媒表示:我们一直在按计划寻聘新帅。这个“一直在找”,给人的感觉却好像是“从未找过”,到揭开谜底那天发现“新人”仍是弗格森,说不定肯扬先生还要赠大家一句开开心:梦里寻他千百度呀!

这样一来,爵爷的谋略或曰“阴险”就明明白白了———走不走他老人家心里早有定数,但偏偏制造那么多的悬念,一方面转移一点媒体给球队的巨大压力,另一方面也为自己和俱乐部找了个台阶下,既然三军无帅,吃败仗则再正常不过。不过,爵爷有点聪明过头,拿球队的成绩和前途作为赌注实在太过冒险,而现实是球队实力已不如以前,将来的局势根本无法预知。就算爵爷可以控制,但他在行使计划时又夹杂进不少对曼联的情感成分,这样哪能成事?

4411阵型打破了传统442专打边路的特点,加强了中路的渗透,使粗糙的英式足球融入了一些南美的技术,令比赛更具观赏性。这点我觉得应该称赞弗格森———当初引进维隆确实是为改打4411作打算的,但总不能保证每做一笔生意都会赚钱吧?!———球探(摘自“曼联中文网”)

当阿根廷中场维隆以英超创纪录天价转会曼联时,球迷对他的期望简直太高了,甚至有人直接提出,维隆将是第二个坎通纳。但是,弗格森围绕维隆制定的4411战术在赛季初期就被成绩否定,而直到现在,阿根廷人在红魔仍然找不到固定的位置。在贝克汉姆沦为替补的这段时间,维隆偶尔也客串一下右路组织的角色且表现不错,但是一回到爵爷希望他领衔的中路,魔鬼胡安就再没有发挥。

同样在新赛季加盟的范尼、布兰克等人早已融进球队的整体,而且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只有维隆至今还徘徊在曼联那严明的战术纪律之外。有没有这样的尴尬感觉:提起曼联,你会马上想到贝克汉姆、吉格斯、斯科尔斯、基恩甚至范尼,但是有人会想起英超最高身价、最高报酬的维隆吗?

说一点题外话,范尼的腹股沟一直有伤,弗格森并不打算带他去伯明翰,尽管场上0比2落后,弗格森还是不情愿派他上场,但是范尼却能够主动请战,而且救球队于危难之中,这样的意志品质堪称职业球员的典范。这,正是维隆最欠缺的东西。

论技术,阿根廷人无可挑剔,传球的准头英超第一。甫一登陆英伦,马上以精湛的脚法博得各界的欢心,并当选9月最佳球员,但当曼联陷入困境,队长基恩又不在状态时,维隆却未能肩负起领导全队的重担。往往是全队踢得毫无章法,他自己也萎靡不振不见踪影。这一点,在主客场对拉科鲁尼亚以及对切尔西的比赛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总的来说,看维隆踢球,颇有点像“二八姑娘的心事”,顺利的时候阳光灿烂,遇上逆境则张皇失措。这样的球员适合西甲那种讲究技术的打法,在英超却不管用。曼联打惯了442的边中结合套路,想依靠维隆加强中路只能是良好的愿望。

尽管现在就断言花在他身上的2800万英镑打了水漂还为时过早,但阿根廷人迟迟发挥不出作用实在让人揪心。弗爵爷签下维隆,说到底是为了冠军联赛,如果不是这个目标作怪,以现有的班底,卫冕英超冠军难度并不大。弗格森尝试“圣诞树”阵型长达三个月,本希望能培养起维隆的“核心”地位,谁知巴夫茨不停闯祸,全队在新阵型下越打越没信心,最后只得结束试验旧话重提。这么一停,将来冠军联赛遇上硬仗,弗格森该怎么使用维隆呢?

贝克汉姆一旦转会,曼联卖他出去的钱也不够曼联在股市的损失多,而且还会损失很大一部分球迷对贝克汉姆个人来说,留在曼联也不见得是件吃亏的事。我说还是让她老婆先走吧,要想老特拉福德安静一点,就叫她老婆闭嘴!———球探(摘自“曼联中文网”)

有关“万人迷”贝克汉姆是去是留的话题正在英格兰足坛被炒得沸沸扬扬,实际上小贝的“续约风波”自上赛季开始就在老特拉福德笼罩下巨大的阴影。随着小贝在国家队平步青云,他在曼联的作用似乎不可替代。然而实则不然,本赛季曼联这么多比赛下来,真正靠贝克汉姆的神勇表现拿下来的只有主场对法甲里尔一战。更加可以证明小贝对曼联无足轻重的是,弗格森在最近9场大大小小的赛事里只有两次派小贝首发,但红魔却获得了7连胜!即使说爵爷心知小贝即将走人而大肆演练新阵型证据不足,至少事实还摆在那里———曼联没有贝克汉姆照样运转正常,而且越打越有感觉。

仔细分析一下曼联近期的复苏,其实和吉格斯的复出密切相关。这个在左路催魂夺命的精灵,是曼联“食物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他的不可预测性使曼联的进攻方式丰富多变,利物浦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叱咤英伦,也多亏了左翼呼风唤雨的巴恩斯。从吉格斯出道到现在也有10年了,论盘带功夫,英超还没人超过他。

弗格森可以将贝克汉姆晾在替补席上还照样赢球,但换了是“大兵瑞恩”(吉格斯),只要条件允许首发一定要上。在勇夺三冠的那年,吉格斯的身体状况也不是最佳,但还有吉格斯足总杯60码狂奔一脚淘汰阿森纳的佳话。因此,吉格斯本赛季倘若吉星高照,对曼联绝对是福音。

贝克汉姆本赛季最大的特点是进球多了,助攻少了,这和他在国家队的情形一样。而且小贝的位置也逐渐在向中间靠拢,从打平希腊那场球之后,他的状态开始急剧滑落,而此时他与俱乐部的谈判也陷入僵局,看起来很容易排上前因后果的关系。小贝这边开价周薪12万,董事会那边咬定封顶8万,理由是帅哥的7号球衣是曼联的财产,只有当年马拉多纳是靠自己的名气拉动球衣销售,和那不勒斯无关。老特拉福德要的不是小贝,而是钱,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不过,曼联真要为几个臭钱而搭上球队的前途,确实是得不偿失了。要知道,贝克汉姆说到底不过是曼联青训体系下出产的佳品之一,只要选材得当,拿卖了小贝得来的资金再培养几个出色红魔小鬼,才是划得来的生意。小贝走与不走都没有夸大其辞的必要,甚至可以说,与其让他一个人影响全队的稳定和士气,还不如就干脆趁时机不错把小贝高价转让。贝克汉姆一天不消失,老特拉福德也不会有一天的安宁。与吉格斯这样有情有义的真汉子相比,雌性激素明显分泌过多的小贝还是早滚得好。

弗格森在曼联的最后一个赛季,当然想再问鼎欧洲冠军啦,改革打法阵型是必然的。对前锋线的改造我是没多大异议的,不过最好是让吉格斯打斯科尔斯的位置,专门给范尼输送炮弹。中场换由维隆打左边前卫,斯科尔斯仍打前腰,可能效果会好点。———彼得·舒米高(摘自“曼联中文网”)

去年10月,弗格森、温格等英超教头曾经就范·尼斯特鲁伊和亨利谁更出色进行了一次论战,好事的英国媒体立刻列出一堆数据,将两位风格完全不同的射手进行了一番数字比较,结果范尼只是在传球成功率一环上占优。

然而,近来曼联却尝尽了范尼状态大勇的甜头,风头马上盖过了阿森纳的法国小将。其实范尼的春风得意必须感谢球队锋线组合的新气象———范尼居中,吉格斯或索斯克亚靠左游弋,这种组合为红魔带来7连胜。范尼本来就是一个需要队友为他拉出空当的机会主义者,赛季初纪律性过强的斯科尔斯老是固执地跑回中场协防,结果就把跑动范围只局限在两个禁区角上的范尼完全暴露在对方两名中卫的看管之下。曼联本赛季输给切尔西和利物浦的两场比赛中,范尼得到的支援确实寥寥可数。无可否认,范尼的射门脚法很精湛,不过他不像亨利那样可以从边路拿球甩开对手再起脚。弗格森熬过“黑色11月”后才明白当初放走谢林汉姆是何等的失策,即将加盟的迪·卡尼奥正是一个能更大发挥范尼作用的关键人物。

但是,即使范尼的脚风再顺,也不是曼联本赛季最终修得正果的理由。要知道,连弗格森自己也明白只留一个前锋的4411阵型并不可靠,要取胜往往最后还是得回到442的老路上。那么,谁来和范尼搭档?索斯克亚近来节节高升,但是终究不是能以不断的进球作出贡献的杀手,所以爵爷也开始尝试让吉格斯冲上锋线。不过,一旦索斯克亚或吉格斯都不在状态甚至受伤,曼联还有谁可以支持范尼?难道又是斯科尔斯?

况且,没有人会否认范尼也是血肉之躯,也会有状态低迷乃至伤筋动骨的一天。曼联眼下把科尔、约克等老臣一个接一个抛售,省钱的动机无可厚非,但是副作用同样突出——范尼不能出场,谁来作替补?曼联本赛季后防糟糕透顶,能够保住现有的位置靠的是超群的进球能力和范尼的贡献,没有了范尼,曼联去哪找第二块“遮羞布”?

其实,弗格森心中有着很强烈的巴蒂情结,所以当长发飘逸的范尼进入视野的时候,弗格森把他等同于新的巴蒂是很自然的事。然而,范尼直等到吉格斯移上锋线和遇上中下游球队才能大发神威,所以把他视为“某某第二”未免只是一厢情愿。

2001/2002赛季英超范·尼斯特鲁伊技术统计数据(截至2002年1月7日)

作为一家上市俱乐部,曼联不得不把股东的利益放在首位,本赛季一直有传闻说,由于曼联在夏休时花大价钱买入了维隆、范·尼斯特鲁伊而不得不卖出球员,斯塔姆、科尔的离队都是股东们巨大压力的结果。

同时,球队成绩的变化往往也会带来股价的变动,曼联的股价也陷入低潮。在1999年成就“三冠王”之后,曼联的股价一路增长一度达到500便士/股,即使在2000年下半年仍为340便士/股,此后就开始回落。从去年9月以后,曼联股价就基本在低位徘徊,并在10月初创下118便士/股的近年最低点。除了经济大环境因素外,曼联成绩不佳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在此次探底后,随着12月曼联成绩的回升,股价也一直稳定在130便士/股水平之上。

实际上俱乐部对球队股价下滑一直十分担心,一旦股价跌到每股1镑之下,很可能会出现大股东易主的局面。弗格森的两名赛马朋友马克马努斯和马格尼尔已拥有球队8.6%的股份,并正在虎视视眈眈地等着股价再跌,好继续买进。来自股票市场的压力实际上在曼联同贝克汉姆的续约谈判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股票市场正密切关注这个谈判,因为如果曼联做出让步,毫无疑问就会引发新一轮的股票抛售狂潮。

所以,曼联的管理层目前处于一种两难境地,一方面他们明白贝克汉姆是全球的偶像,他对曼联扩大影响十分重要,而且球迷们也迫切希望他留下,但另一方面以肯扬为首的管理层也不愿球队被收购,因为新的董事会可能不续聘他们。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曼联富有与否其实也存在着巨大的变数。俱乐部股票上市是经营成功的主要因素,但是一旦发生变故造成股价下跌,曼联一样会变得一贫如洗。当年成绩好带动股价上升使曼联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俱乐部,那是一次良性的循环。但只要球队继续保持低迷的状态,一旦进入恶性循环那么就是曼联帝国的末日了。现在的足球产业仍然存在极其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英格兰以前的顶级劲旅埃弗顿、曼城等球队一蹶不振就是最好的例子。(江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